这一刻,全场都寂静下来!那护卫看到比试结束,快速走到小辰身边,感觉到他要倒下,立刻扶住了他。小飞也连忙拨开人群,抱起那个黑少年,直接跑向了“药者药店”!

    偎依着护卫站立的小辰看到有人抱起了那个黑衣少年,而且在快速的离开,大急,连忙喊道,“放下那个黑衣少年!他现在是我的人!否者跟你没完!”

    小飞没有理他,继续抱着那少年快速的奔向药者药店,同时一声传音在那护卫耳边响起,“快把小辰抱回主院,他现在玄气耗尽,没有一丝力气,很是危险!”

    “路上别让他睡,一定要先回主院,进入修炼状态,然后会慢慢恢复!”

    那护卫先是一惊,而后确认听到的是小飞的声音,没有迟疑,直接抱起小辰,越过那些围观的人,飞一般的奔向主院。

    同时低声道,“辰少爷不用担心,那个是飞天酒楼的老板,估计是送那少年医治去了。”

    小辰也没有再挣扎,闻听护卫的话,立刻就放松了神经,一阵疲惫立刻传来,就想昏昏睡去。那护卫感觉不对,忙说道,“辰少爷,不要睡,等到家立刻进入修炼状态就好了。”

    没有丝毫的停留,边嘱托小辰,边奔向主院。。。

    此时,那几个在场地边缘的小孩子也吓的有些发呆,集中到一起,背着或抬着那些不能走的小孩,立刻悄悄散去。

    那些围观的人则还在对着地面上那些深深的脚印赞叹不已,特别是中间那几个深脚印,更是感叹。同时,对那两个比试的少年也更加的佩服。

    这时,一队官差也走了过来,边走边喊,“散开,散开,不要集中,不要闹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知道,赶快汇报!。。。”

    可惜,没一个人回答。。。

    随后发现也没什么事,只有几个很深的脚印,便也好奇的一下,其中几个还用脚伸进去试了下,发现很小,估计是小孩的,虽然还是好奇,但也没了管事的心思。

    毕竟,最近的事太多了,只能驱散那些围观的人,当成什么也没发生过。

    片刻后,这个街道又恢复了正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有那几个深深的小脚印还在昭示着什么,只是,再也没人注意了。。。

    小飞抱着黑衣少年进了药者药店,来不及和那掌柜打招呼,便拨开人群,来到那个治病的老者面前,急切说道,“大夫,麻烦你急救这个少年。”

    那老者看了看小飞,感觉有点眼熟,随即猛然醒悟一般,“原来是飞天酒楼的老板。好说好说。”然后指示着小飞将那黑少年放到一个木板上,便细致了检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