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中有三匹良骑,两匹乘骑。

????几人解下牵上出去,随着刘启往外走。花流霜冷冷站过身,让马过厅。几只高骏就这样依次来到几个少年的面前。第一匹是匹怒色五明骏,五种班驳之色交杂;最末一匹是青花骢,青白相夹。这几匹马匹匹雄骏不羁,煞是引人。众人虽然个个外行,也觉得马匹无以挑剔了。

????黄天霸自觉家门受了侮辱,早已经恃机报复,听得别人让自己分辨,连忙扳股挑刺。

????自他父亲这一辈起,嫡亲已经不再养马,识马确非所长。

????他也是半懂不懂,看了半天,轻轻摇头说:“这些马都是徒有外表而已!”

????一大片少年也都觉得能赖一匹就赖一匹,都说:“那也要挑一匹。”

????范姓少年正想决定,突然听到怀中的玉人说:“那个小番子又看我!”

????他抬头搜寻,在阿雪那里略以停留,接着看向刘启——果然看这里,鼻子塞着小块的白布,头发结着小辫,衣裳穿得不伦不类,“扑哧”一声笑,说:“那俩人儿模样确实怪!“

????刘启淡淡地看着,他看到黄皎皎如同只小猫眯一样蜷在人家的怀里,还得意地给他眨眨眼睛,刹那间,只觉得心**血不畅,多出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心碎,只是觉得心中被什么充塞着,鼻中一阵、一阵发涩。

????“难道她觉得我是一个胆小鬼?”刘启轻轻地问。

????他不敢再看,移视线到一边,却见到自己阿妈也在看自己,嘴角绷住,面颊微动。他相信阿妈一切都明白,正用一种难以抑制的鼓励来告诉自己她知道。他看到自己的阿妹,她正在自己阿妈的身边,因为自己流一流鼻血就挂眼泪,微微一笑,让泛滥的心潮慢慢平静,看来,自己避让也不是办法。

????大海起波,需要时间平复,他一点也没有在意黄天霸。

????黄天霸说:“他家只有一匹还算不错的马!”

????虎头少年觉得这些马已经很好了,连忙问:“哪一匹?“

????黄天霸立刻朝刘启他们看去,带着一丝报复的淡笑,说:“不在这里!“

????花流霜一下收回眼神,神色冷峻,她知道黄天霸说的是哪一匹,风月也知道,刘阿雪知道,大伙都知道,扭过头,一致看住刘启。

????黄天霸心里很满足,肯定地说:“是还有一匹不错的马没牵出来,那匹马也就是像回事,比我家的马差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