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强章不压地头蛇。

????刘启不愿看到她们冲出来,趁人之危,报足夙14愿,只好边走边回头嚷:“章大猫。我回去睡觉去。”

????回到住处,汤药,夜宵已经一应俱全。

????他一一受用,而后上床睡觉,不一阵便已昏昏睡去。睡到第二天醒来,他真的病了,头疼欲裂,浑身发烫,冰冷压制住的肿势也不甘寂寞,头上的包足有婴儿拳头那么大,两眼睁都睁不开。

????章维请医生为他诊治。郎中们无不惊叹世上有被打成他这样而没有骨折,昏厥,大小便失禁的。

????刘启就舒舒服服地任他们诊治,****擦药酒,吃山珍,喝鹿血,被一只擀面当搓来搓去。到了第四天,他除了颗“猪头”脑袋,身体上的淤血已消散得差不多了,还为章琉姝堆了一个大大的雪人,拎一只足有二十斤的大铜铲,把雪人的下盘打得像石头一样结实。第五天,那更是一条脱困的蛟章,扛着一张数十斤的厚盾,硬是逃过章妙妙及其伙伴们的尾追堵截,看得章维都瞠目咂舌。

????转眼已是章维为了政治上的目的,特意邀请靖康使者一起北向出猎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却让学堂里的大小孩子们发狂。

????学堂里的孩子平日在学堂读书,没有过多的时间打猎。

????章维怕他们放松弓马骑射,让一年里中参加二到三次的大型狩猎,接受考较。

????今年打了几场大仗,秋猎已被取消。没有那个男孩子不眼巴巴盼望着来一次冬猎。他们早早地收拾妥当,你喊我,我叫你,裹上一两个本不在学堂里上学的阿弟,成群结队地到镇外集结。住在章妙妙家的飞鸟因为脸伤未愈,原本不肯顶着这颗“猪头”上阵的,却不料章维早一天给他准备好了鲜亮的衣甲和上等弓马,要他,章阿妙和章阿姝一起去。

????他磨磨蹭蹭地束马,整装,被一催再催,还在抱着马匹股干打转。

????正是他想着是不是告诉章阿舅,自己已经不再上学了的时候,门外传来“笨笨”的叫声。他怀疑别的马叫不出这声,出门一看,竟是刘阿孝,章血,章沙獾送马来了。

????他们不但送来了马,还送来甲,弓,刀、箭、矛、干粮,圆盔,小斧……一来到,就笑容满面地要刘启出丑,问:“大牢里的人都打你哪了?”

????刘启又想借机拖延,连忙冲他们大叫责备:“我好不容易才准备好,这下又要从头再来。”

????等不耐烦了的章琉姝趁他没带帽子,伸手扣住七八根小辫,轻轻那么一拧,便拧出一句:“你们送来我也不再换。拉着,备用!”

????※※※

????狩猎就像打仗。晚不得。他们去得也还是时候。之一刻后才算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