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快快有请!啊不,我亲自去迎接季休先生!”郑雄猛然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奔向帐外。

????由于地势的关系县城并不大,粮仓自然存量有限,以前可以通过水道运粮,根本无需为缺乏粮草发愁,只有在汛期时才临时多储备两到三成的粮食。

????朐忍县城有民十余万,平日驻军都是驻扎在县城周围方圆数里内的四座砦堡中的,如今全部挤在小小的县城之内,突然多了数千张嘴,城中粮仓顿时感到压力。

????虽然水军船只不多运力不足,但起码能保证不会断粮,可如今县城已被四面围困,一旦城中粮尽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将成为严湛的阶下囚,以严湛的一贯作风,留给他们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像梁峰一样投降,要么就只有成仁取义了

????眼下两条路都不想走的郑雄最关心的就是两件事,一是城中还有多少存粮,刘洪富有才智官声极佳,秉公办事毫无偏私,让刘洪任监粮官众将都无异议,之前郑雄还因为刘洪不肯多拨粮草给他的亲军而心生不满,事后郑雄一见刘洪就横眉立目。

????不过现在郑雄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跑着出迎刘洪不说,那神色比见了亲爹还要恭敬。

????现在全部的希望都在刘洪身上了,郑雄哪敢再在刘洪面前抖威风?

????当初被叛军围城时郑雄就派人四处求援,可刘璋远在成都,远水解不了近渴,而最近的巴西郡和永宁郡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嘴上应付了几句却没有半分实际行动。

????可让郑雄大为惊讶的是刘洪自告奋勇以私人名义写信向永宁太守赵笮求援,只三天之后赵笮的信使就到了朐忍说援军已经随后出发即日就到,次日巴西太守庞羲也遣信使告知正在召集兵马数日后就出发来援。

????郑雄大感脸上无光,以自己堂堂偏将军的身份求援却被拒之千里,而刘洪一个小小的长史竟一呼百应?

????当时郑雄并不以为意,认为叛军不可能攻破朐忍,刘璋早晚会发兵来援,自己守的时间越长功劳就越大,所以对两郡的援兵并不热切。

????而现在事关生死之际郑雄哪还顾得上考虑功劳大小和什么面子的问题,不管刘洪是如何办到的,反正能赶紧搬来救兵就行,要知道以梁峰之能和他对朐忍的熟悉,说他今夜就能攻破朐忍郑雄也深信不疑。

????“诶,季休先生劳苦功高理应上坐。”郑雄不顾刘洪的推辞执意将刘洪让在主位,几近献媚的夸赞了刘洪几句之后紧张的问道:“季休先生,赵太守的援兵何日能到啊?”

????刘洪营门外遇到了高鸿,也得知了渡口失守的消息,不过并没有像帐内的诸将一样惊慌,微笑着提高声音安稳众人:“将军请宽心,洪已经收到赵太守的书信,江州精兵即日就会抵达,领军者就是手刃逆贼赵权并于前日大破贼军徐习部的少年英雄,荡寇将军刘启刘子渊!”

????“刘将军已经先行进城,现在高司马营中安歇,诸位勿忧,刘将军已有破敌之策,只待援兵一至定能率军大破严贼收复失地!”

????刘洪前几日收到赵笮的书信并未立即宣扬,而是想等刘启到来之后借机为他一壮声势,现在在场众将正因被叛军攻下渡口断了退路而惶惶不知所措,都将希望寄托于援军,若在平时众将定会一致排外,而此时将刘启推到台前则再合适不过。

????至于刘启是否真能再创奇迹立即击败叛军,刘洪虽然心里也有些忐忑,不过朐忍的局势再艰难也总要好过那时的江州吧?即使不济还有赵笮嘛!

????“何不将刘将军请至此处讨教破敌之策?”